詅聼

关于我

乱写
夏天使人文思泉涌

我一个BL写手怎么就突然想写百合了

天下大同,天下大同


(一)

我亲吻她。

圣经就在我脚下,摊开在所罗门的功绩那页。

她的眼睛是蓝色的,当我的手探进那幽深的穴道,蓝色中渗出了清澈的泪,闪烁着钻石的光芒。

“愿他用口与我亲吻,因你的爱情比酒更美。”

我还是说出来了,我的唇是湿的,手指也是,它们都粘乎乎的,这时她翻到我身上来,轮到她了,她本要带给我无限快乐,而我说出了可怕的咒语,于是她只轻轻吻了我的额头,夜晚结束了。

“亲爱的,你可不是所罗门,我们只是庸人,寻求快乐,但不谈爱情。”

她甚至不穿内衣,只披一件风衣。黑色的高跟鞋一直挂在脚上,她知道我喜欢这个,而现在也方便了她的离开,往下一蹬,走的干净利落。

我躺在床上,床单是洁白的,正中央湿了一块,那是我的辉煌战果,散发着诱人的气息,我凑过去闻一闻,玫瑰和百合。

“我是沙仑的玫瑰花,是谷中的百合花。”

我想着她的眼睛,手指划过乳(这样能不能和谐)房,揉捏着尖端,感受那里逐渐坚硬起来。那里是粉红色的,而她的舌头是鲜红的,牙齿是洁白的,三者共舞时既淫/荡又迷人。她刚刚才离开,而我已经开始想念她了。

我的圣经是黑色的,她本来是虔诚的信徒,我们见面的第三次她给了我这本书,普普通通甚至称得上廉价的纸张,我本来是要扔掉的,可她的蓝眼睛是海洋,湿漉漉地看过来,我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了。

她的头发是黑色的,书本也是。我伸出舌头去舔那本圣经,劣质的人造皮革微微泛苦,散发着油墨的香气,这让我感觉我还拥有她,当我舔去她的眼泪时,她会微微侧头,舌头滑过她的鼻子,我们亲吻。

我爱她,当我亲吻她时,每一部分的我都在尖叫,我的心甚至嘶吼着:“胆小鬼,去说爱她!”

可我爱的她,她也是胆小鬼,我的爱让她离开。

神赐给所罗门极大的智慧聪明和广大的心,如同海沙不可测量。

所罗门的智慧,它总是对的,我不该那样粗暴而直白,应该像那位耐心的新娘,“不要惊动,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,等他自己情愿。”

圣经是苦的,那苦在我舌尖久久不散,缓缓向上,爬到了眼角,眼泪落下来时我用舌尖接住,可它不能洗去那苦涩,我想念爱人甜蜜的唇。

手指还在徒劳地挑/逗着身体,可心是冰冷的,身体也失去了曾经的温度,我想起某个雨夜,我与她腻在床上听雨,她的手指还在我身体里,嘴唇在我耳边轻咬,我问她为何喜欢我,她笑声好听极了,像是琉璃做的风铃。多奇怪啊,只是将“爱”替换成“喜欢”,她就什么也不怕。

“我喜欢女人,亲爱的。”她的嗓音是蜜糖,甜腻腻让人头晕,于是我不去追究她将“我”替换成了“女人”,只是转身亲吻她的脖子,在上面留下粉红的印记,无声地催促后文。“我们不是那些只靠下半身思考的低等动物,我们做/爱,因为爱。”

我回答了什么呢,我的手抚上了她细腻的大腿,揉捏它,用牙齿啃咬,在某个空隙轻轻吐槽:“我不该给你看那本书的,你相信了个疯子的理论。”

她呻吟着搂住我:“至少我们是做爱的天才。”

她的内衣还在一旁,她走的那么急,粉白边的蕾丝既可爱又性感,称的她小巧的胸脯惹人怜爱,空气中残留着淫/靡的味道,我尽力呼吸着,不愿将她拱手让出。

她是爱我的,她明明是爱我的,我愈发委屈了,她看到我时眼中闪烁着光,声音又甜又腻,尾音不自觉上扬,整个人都在发光,她分明是爱我的,她怎么会不爱我?

真可笑啊,现在只有一本圣经陪伴我,我不止一次在她向主乞求原谅时不屑过,神佛大多宣扬慈爱,可他们却用笑容去面对世人的苦楚。


标签:百合

 

评论
热度(5)
© 詅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