詅聼

关于我

乱写
找个头像真难…

·日常摸鱼

 

 

亲爱的中也,此时我正在给你写信,窗外挂一轮弯弯弦月,乳白色月光照进屋内,温柔而美丽,为你的名字镶上银白边框。 

想必你已经被开头那句“亲爱的”恶心到了,那就太好了,毕竟我在写下那三个字时也被自己恶心的不行,能恶心到你总算是没有浪费我一片苦心。

我现在在一个美丽的地方,面前是美酒,怀中是美女,后院里有个美丽的小池塘,不深不浅,实在是适合沉睡于其中。

那水很蓝,映出水边大片血红玫瑰。

那让我想起你,好久不见的,我亲爱的中也。

你的眼睛,是纯净的蓝,即使在黑暗里,也不依不挠的发着光。它像极了你,一样的天真愚蠢不服输。

你的嘴唇,中也,我的中也,你的嘴唇柔软又甜密,却消了颜色散了芬芳的藏在你脸上,如你那不可见的温柔一般,凑近了仔细寻找,才看到它是如此显而易见。

我跳入湖水,在那之前我与一位素不相识的女士亲吻,解开她的发带,手指划过她暖橘色长发时我才发现那并没有远观时的顺滑柔和,她的打着结的头发干枯毛躁。我与之入水的心情顷刻间消失殆尽,一个不会保养自己头发的女人,她甚至还不如你有用,不是么,中也?

我也曾摘下玫瑰,尖刺刺破手指,留下几滴血珠,落在花田里,落在花瓣上,是自我感觉么,那朵花看起来比之前要艳丽几分。我将嘴唇贴上一片花瓣,感觉好极了,脆弱的花瓣像是女人们丰盈的嘴唇。但可不止那些,我不知道这是第几次,我想起了你。

我以为我会像兰波厌恶故乡那样厌恶你,但我现在在这里,看到蓝色的水和红色的玫瑰,我发现它们都是你。

硕大的公馆,各色的衣裙翻飞,我看到舞厅中央今夜的舞会女王,她手腕纤细如你。这些男人女人,他们在我眼中都是你。

月遇丛云,花遇和风。

亲爱的中也,我想给你寄玫瑰。

就那一朵吧,沾上了我的血,艳丽如白骨中开出的嗜血之花。

我会给你寄去那朵玫瑰,你收到时大概已经枯萎,于是你会诧异,然后扔掉它,毫不犹豫。

也正是因此我才会寄出去,留下这封信,只寄去那朵无谓的玫瑰。

亲爱的,我坐在这里给你写信,窗外吹来的风带着湿润的大海气息,我放下笔,决定给你寄去一支玫瑰。

评论(8)
热度(19)
© 詅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