詅聼

关于我

乱写
找个头像真难…

君生我已老。
到底,竟只得了这么几个字。
她哭,她笑,泪眼婆娑地去望那个男人,甜蜜爱意化作毒蛇猛兽,张牙舞爪的扑向那人,却因一个眼神而彳亍不前。
她突然就明白了名为“红叶”的那女子的无奈,如今她也忍不住要问:
既不爱我,又为何救我?
那人唇角仍是春风十里,眉眼弯弯好看的吓人,她却从来张好看的脸上看出些端倪。
于是她第一次去审视那张脸,发现春风之下,是不化的千年霜雪。



咸鱼了一个高三,什么也不会写了。

评论(3)
热度(12)
© 詅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