詅聼

关于我

乱写
找个头像真难…

“是么?”
她笑一笑,也不管眼睫翩飞间勾去多少心魂,血红指甲与嫩白皮肉对比鲜明,纤秆十指,此时倒成了明晃晃的刀刃。
“要我舞一曲,大人,红叶只会死亡之舞,您还是想看么?”
“当然。”
那男人不在意这些,只急着去吻那个染了蜜的嘴唇,眼中只剩下丑恶欲望,不复一丝清明,好像之前那个坐怀不乱的人从未存在,不过事到如今他当真也算是死了。
插入胸膛的手猛的一抽,这支舞便结束了。

.....赞美红叶小姐姐,她真好

评论(2)
热度(8)
© 詅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