詅聼

关于我

目标是星辰大海

“晴明……”
他回头看她,唇角依旧是温和笑意,一双桃花眼不笑自翘,三分柔情,七分凉薄。眼中缺少了些什么,使他整个人愈发空洞,存在薄弱到让她担忧。
“神乐,怎么了?”
神乐咬唇,说了一半的话又吞回肚子,这不是她的晴明了,她早有几分了然,却仍是觉得伤心,泪也止不住的流。
“没事,什么也没有,没事的……”
她一反常态,一句话颠三倒四的说了一遍又一遍,不知是欺人还是骗己,梨花带雨的样子,格外使人心怜。可晴明不在意这些,他什么也不在意了。
为她拭去泪水,他皱眉,却终究没有开口,在她眉心轻轻一吻,为她整理好衣衫。
再迟钝的人也明白他的意思了,更何况神乐聪明如此,她忍不住嚎啕大哭,却再无人为她拭去眼泪。

大概是博雅死了...

“是么?”
她笑一笑,也不管眼睫翩飞间勾去多少心魂,血红指甲与嫩白皮肉对比鲜明,纤秆十指,此时倒成了明晃晃的刀刃。
“要我舞一曲,大人,红叶只会死亡之舞,您还是想看么?”
“当然。”
那男人不在意这些,只急着去吻那个染了蜜的嘴唇,眼中只剩下丑恶欲望,不复一丝清明,好像之前那个坐怀不乱的人从未存在,不过事到如今他当真也算是死了。
插入胸膛的手猛的一抽,这支舞便结束了。

.....赞美红叶小姐姐,她真好

这只眼,最后看到的是你流泪的眼。
碧蓝的天空染上血红,洁白的花朵流下泪水。
在哭泣着,他的眼他的心他的灵魂。
感受到痛苦,是你给的,是他送的。
他笑,哪里来的蓝天?哪里来的白花?这里只有乌云只有那猩红的彼岸花。
雨滴坠落天空,花瓣飘洒永远。
他望见的只有背影。

烂俗的标题,放飞自我。小号真棒。

不是不更文,可是我已经开学两星期233333


向死而生 

·如果不死亡,我们该如何相爱。

1、夕阳笼罩的街道,像一位端着红酒的贵妇,拖着华丽的裙摆姗姗而来,身姿婀娜婉转,为万物涂抹上深红丹蔻一般艳丽的血色。

偶尔略过浮云几点,像是飞鸟张开的羽翼,傍着世间浮华骤成过往云烟。

我在此世沉浮。

天与海连成一片,最深处的冰蓝呼唤着我,我听见一个声音在耳边回响,是睿智的苍老和冰冷的希望。

我发挥我匮乏的想象力,呼喊出那个我唯一相信的神明。

我是他最虔诚的信徒、最忠实的奴仆,我爱他、信他、敬他,为他做一个愚蠢的疯子。他却挥挥手...

·日常摸鱼


亲爱的中也,此时我正在给你写信,窗外挂一轮弯弯弦月,乳白色月光照进屋内,温柔而美丽,为你的名字镶上银白边框。 

想必你已经被开头那句“亲爱的”恶心到了,那就太好了,毕竟我在写下那三个字时也被自己恶心的不行,能恶心到你总算是没有浪费我一片苦心。

我现在在一个美丽的地方,面前是美酒,怀中是美女,后院里有个美丽的小池塘,不深不浅,实在是适合沉睡于其中。

那水很蓝,映出水边大片血红玫瑰。

那让我想起你,好久不见的,我亲爱的中也。

你的眼睛,是纯净的蓝,即使在黑暗里,也不依不挠的发着光。它像极了你,一样的天真愚蠢不服输。...

·这几天有点忙(马上高三了天天补课)只来得及写短篇。

·想写殉情,先练个手儿。其实就是个太宰约中也一起死,然而中也并不会的故事啦。


太宰治。

不过三个字而已,此时的他竟不知该如何对待。

本是龙飞凤舞的浪荡字体,刻在墓碑上却多了些庄严肃穆。那个人天生笑相,眼角眉梢自带几分飞扬,勾勒出一片大好春光。可如今用了张黑白相片,垂下眼睫绷紧嘴角的样子像个忧郁的哲学家,看起来人模人样,好不帅气。

太宰治的葬礼上,除了侦探社的同事们,就只剩下成堆的女人。她们又哭又闹,眼泪鼻涕混在一起,争夺着离他最近的位置,突然有人喊了一句,因为哭泣她说话模...

·从昨晚开始忍不住写文的冲动,先发一小段练个手

·标题瞎起的


十几岁的太宰治只知人事,却不通人情,还笑不出日后春风和畅的温柔模样,只是拿绷带缠住一只眼,仿佛如此便能隔去世事尘埃不受伤害。

他自小受森鸥外教育,不同于尾崎红叶对中原中也的无声宠溺,森鸥外并不瞒他任何事,留他一人在黑暗中跌跌撞撞摸索前进,落个遍体鳞伤也无人问津。

大约是羡慕的,他看到幼小的中原中也在院子里玩耍,阳光在它周围开出一朵朵灿烂的花,更衬得那双蓝眸如天空般清澈湛蓝,汗水顺着他的额发滴下来,划过眉梢眼角,被一旁的红叶用手帕擦去。他站在三楼的一间屋子里的玻璃窗后,那是个久违的晴...

·最后一点是为了下篇的古风做尝试,提个意见吧~(๑•ᴗ•๑)

·这是当初找感觉用的,动作少,矫情多←_←   ̄^ ̄


要说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关系,很多人都能说上两句,什么最强搭档、什么拆迁组合,内容五花八门,却都离不开“搭档”与“争吵”这两个主题。他们的确是最适合彼此的搭档,但同时也是此生最大的仇敌。人们说了很多,但没一个人敢说他们关系好。

事实上,太宰治在黑手党内确立威信也不过因为两件事。

当时森鸥外进来时身后跟了个小小少年,质地考究、剪裁合体的手工西服将他的身材衬托的格外理想,黑发雪肤琉璃眼,黑色中露出的白色绷带是眉间细...

·恋人设定

·只是想写他们两个有多好,只有彼此才配得上彼此

·虽然晚了好多但还是祝太宰桑生日快乐(从15号拖到25号我也是没救了)

·本来生贺是另一篇结果写长了于是开了这篇,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,因为我还是晚了2333

·其实并没有蝉的事,夏月嘛~勉强扯上关系了

PS·其实我有藏彩蛋呀,可惜猜出来也没什么奖励。


夏天是个可怕的季节,蚊子嗡嗡地叫着,盘旋在半人高的草丛里,过高的温度使所有生物望而却步,躲在充满凉气的屋子里聊以度日。这种天气,只适合吹凉风玩手机,不适合任何的户外活动。...

© 詅聼 | Powered by LOFTER